叫舅妈

【宇龙角色衍生】一见钟情

角色衍生,纨绔子弟杨修贤x小美人井然

总觉得居老师身上淡然的气质很适合文艺的,那种带着老照片滤镜的片子,直到又开始重温《我在故宫修文物》,给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刺激,太tm刺激了

拉郎真开心啊

我在故宫修文物au

还是那句,慎入,慎入,慎入!

————————————————————————

  1

     杨修贤能见到井然其实全靠陈牧扬。

 

       他因此把陈牧扬当成月老供着。

 

   ...

【宇龙】追光者

三刷快本,哥俩太甜了,甜到忧伤,这两个大宝贝怎么这么可爱,真是爱死他们了

实在是管不住我这双手,半夜熬了个小甜品出来

暧昧向,正主实在甜,我也只能无脑甜

慎入

慎入

慎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1

节目中场休息,导演和收音师如同历了劫一般短暂放松了僵硬的脊背和快要劈叉的嗓子,把演播厅填的满满当当的姑娘们没了忌讳更是放开了喉咙,假如声音可以实质化,演播厅的房顶都能被掀起来,大夏天的,人多少有些躁,白宇叹了口气对主持人和其他嘉宾多少有些抱歉,一扭头就看见不知道是社恐发作还是被吼懵了的那个人走错了道儿。

 

这还当我哥呢。白宇想。

 

“龙哥,这边。”

 ...

温暖的尸体(8)完结

终于磨到了这一章,我开文的时候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写最后这一幕,为了这一幕搞了8章废话也是很崩溃了

人生第一篇湛澄完结,算是终于了了一桩心事

这文有很多缺点,刚开始差点弄成三角,但是我还是要强调一下,这篇文里面,只有蓝湛和江澄,

这个结局不完美,但是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样子

太阳没有出来,但是天已经开始亮了

——————————————————————————————————

Day1


“这里的人给我做了很多项体检测试,我觉得这几天我被抽出来去化验的血已经快有以前在学校义务献血的一包那么多了,各项指标都很正常,接下来我会被隔离一周观察,没问题的话就可以留下来了,你怎么样?”...


七号球

恶俗的破镜重圆梗,连载的同时写个短篇解压

————————————————————————————————

1

正是下班高峰,科隆地铁人潮拥挤,江澄艰难地护着相机和面包穿梭在金发碧眼欧洲人群中,还要分出神应付电话里已经濒临暴走状态的人,“我保证,一个月,不,半个月后就回国……Tut Mir leid.(抱歉)”

虞女士手上一个用力生生掰断了枝油笔,“我没有在和你讨价还价,11月你告诉我你在魁北克,结果你的手机信号发出地点却在巴黎,你说你要去新加坡接朋友,你要不要告诉我你是怎么把朋友接去科隆的?”

江澄咬了咬唇,那边的怒火显然有愈烧愈旺的趋势,“是不是去哪里让我担心你就非去不可啊,过年...

长夜的长(2)


激情更文

-----------------------------------------------

蓝涣最近总是觉得愧疚,他从未如此花心思去了解一个孩子,对比之下他对蓝湛简直算得上是冷酷了,与愧疚感此形成正比的是营地里蓝湛接到家里电话的频率,他安静寡言的弟弟甚至又一次委婉地建议他去找一个女朋友。

 

这并不是毫无来由的。大概是蓝湛过于省心,上天发现了他的疏漏,于是亡羊补牢一般派给他一个江澄。并不是说这个小天使有多么的闹腾,于此相反,他乖巧得体,教养良好,让你挑不出毛病。

 

这正是蓝涣苦恼的地方。

 

这孩子过于小心翼翼了,却又不经意间露出自...

乐乎是不是tm有病

刚要回复就发现前几天更新的文被屏蔽了,乐乎这不遗余力恶心老粉的行为什么时候能停一停,告诉我哪里违规了也行啊,少年新事纯的一批,长夜刚开始是养孩子流水帐,@lofter,你TM有病吧你,还能不能行了

长夜的长(1)

忍不住开新坑,是之前那个蓝涣养孩子的梗

沉迷养成不能自拔

小包子澄实在是太可爱了

下一次更新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入坑需谨慎

——————————————————————————————

蓝涣第二次见江澄的时候是个冬天。

 

江澄才六岁,雪雕玉琢出来的小小一个,被幼师牵着手站在教室门口,背后是花花绿绿的积木和小孩子们的书包,幼师轻轻摇了下他的胳膊,他才把视线从窗外叽叽喳喳挨个被父母亲吻脸颊的同学们身上收回来,仰着头看见蓝涣。

 

这小东西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把头垂了下去,蓝涣以为他难过了,谁知江澄有些苦恼地退后一步,两条眉毛皱了起来,“你可以蹲下来吗?

 ...

温暖的尸体(7)

太久了,太久了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东西了

这一章写得十分纠结,灵感是有个妹子提供给我的

感谢妹子,你看到的话给我评论吧

————————————————————————————

江澄觉得自己的个子可能真的还能窜一窜,他最近经常半夜饿醒,当然一部分原因可能是把太多精力放在改造通讯器上了,一进入安全区所有能和外面联络的信号都会被屏蔽,避免了人口爆炸和很多不安定的因素,江澄试图把旧的通讯器改造一下以便于以后能和蓝湛联系,但是这实在是很复杂,搞定以后江澄仍然头晕眼花了半天。

 

现在才五点半,天却已经亮了。蓝湛不在房子里,他们开来的车爆胎了,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个汽车维修站,他连...

还我旧版

现在的tag打开后的页面太丑了!我要旧版!把旧的还给我!一点都不方便,看着辣眼睛!给我退回去,退回去!!!

温暖的尸体(6)


考完试了,激情更一波,这回没爆字数,这文估计两章内完结,拖到我自己都受不了了

————————————————————————————

“怎么样,能走吗?”

 

雨下得很大,一开窗劈头盖脸浇了江澄一身,他扯着嗓子才能听到自己的声音。蓝湛穿着雨衣还是免不了被灌了一胸口的雨水,他皱了一下眉,往驾驶座走的脚步拐了个弯,一边走一边伸出手把江澄的头按回车里,“关上。”

 

江澄难得没意见,哦了一声把车窗升了上去,看着挡风玻璃后蓝湛被拉扯的变形的身影从车头绕到车门处,一边拉开雨衣一边坐进来,“路被冲断了。”

 

男孩的脸泛着不正常的红,眼睛像是泡在湖水里一...

© 托马斯小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